经纪人长文披露:川内优辉波马夺冠全内幕

[align=center]资料图。[\/align] 资料图。

  本文编译自川内优辉经纪人布瑞特·拉纳(Brett Larner)所著《How it Happended》一文,发表于他于2007年创办的“日本跑步新闻”博客。

  古代史

  我大学上的是卫斯理大学(Wesleyan University)。学校越野校队的偶像,是校友兼四届波马冠军比尔·罗杰斯(Bill Rodgers)。

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受到森下广一和黄永祚(Hwang Young-cho,韩国选手,下图左)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马拉松精彩对决的激励,1993年我第一次跑马拉松,获得翌年波马的参赛资格。

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在第二年波马博览会上,我遇见仰慕已久的比尔。他很和善地在这个20岁粉丝的号码布上签名。

  三年后我赴日本读研究生,出于一连串机缘巧合,在住处附近的田径场邂逅一个叫川内优辉的少年。

  当时我怎么也想象不到他会有今天。不过从一开始,我察觉到这个小孩有点与众不同。

  2011年在东京马拉松实现2:08:37的大突破之后,川内打电话给我,请我帮他联系参加海外比赛。

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上图为2015年4月苏黎世马拉松赛后,男子亚军川内优辉、同为日本业余高手的女子冠军坂本喜子和他们的经纪人、本文作者布瑞特·拉纳(中)合影

  考虑到他曾经在下大陡坡、竞争残酷的箱根驿传第六区拿过季军,加上在2011年东马最后6公里连续坡道上的表现,我认为他适合跑波士顿或纽约马拉松。

  “如果梅布能赢得它们,没有理由你不行。”我告诉他。

  译注:梅布·柯弗雷兹基(Meb Keflezighi),1975年出生于厄立特里亚的美国名将,2009纽马、2014波马冠军;他的马拉松PB恰好也是2:08:37。

  囿于工作安排,川内一直没机会跑波马,但纽马适逢日本黄金周,所以他跑过三次。

  前两次成绩都不理想,第三次比赛前夕,当我们外出吃饭时,比尔来到酒店大堂,径直向我们走来。

  “优辉你好,我是比尔。我很钦佩你做的事。”他说。

  和他分别后,川内欣喜若狂地对我说:“那可是比尔·罗杰斯啊!这回运气站在我这边。明天会是个好日子。”

  第二天早上,他在最后冲刺阶段击败梅布,获得令人尊敬的第六名,创下在世界马拉松大满贯的最好战绩。

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名气越来越大的他,吸引了波马的目光。2016年在柏林马拉松,波马赞助商约翰·汉考克精英团队协调员玛丽·凯特·谢伊(Mary Kate Shea)找到我,想请他2017年过去跑。

  这仍然不可能做到,不过玛丽·凯特还是请我无论如何去趟波士顿。

  在波士顿的第二天晚上,她邀请我观看红袜(棒球)队比赛。我下到酒店大堂时,比尔和1983年波马冠军格雷格·迈尔(Greg Meyer)都等在那儿。

  “Hi,布瑞特。咱们走吧。”比尔说。

  在Fenway棒球场的约翰·汉考克公司包厢,我们谈论起川内。我问比尔想不想打个招呼,然后给他录了段短视频。

  “Hi,优辉。我是比尔·罗杰斯。我知道你还没跑过波马。你必须跑波马!”(You HAVE TO run Boston)他说。

  我用短消息发给川内,半小时后他发来回复:“OK,我会去跑。”

  备战

  伦敦世锦赛女子马拉松比赛期间,玛丽·凯特和我敲定了川内2018年跑波马的细节。

  跑过六次波马的我知道,川内有必要提前熟悉赛道。这意味着利用为期一周的日本元旦长假过去一趟。

  我也知道他有意趁此机会跑一场比赛,于是找到紧挨着波士顿南边的Marshfield,那里元旦正好有一场地方性小型马拉松赛事。

  无巧不成书,玛丽·凯特正是主办赛事的俱乐部的成员之一。在伦敦,我请她为比赛申请认证,以便川内能在那里打破进2:20次数世界纪录。

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12月29日我们抵达波士顿时,天气非常冷。冷到天寒地冻,呵气成冰。

  我们下榻的酒店就位于波马赛道第25公里处。30日和31日, 我们分两次跑完赛道全程。

  跑过前25公里的下坡赛段之后,他说:“我得找出当年跑箱根驿传第六区时的训练日志,做做那些练习,好让自己的双腿作好准备。”

  那天晚上,我们被请吃一顿惊喜晚餐——和罗杰斯、1976年波马冠军杰克·富尔茨(Jack Fultz)、1979年波马季军鲍勃·霍吉(Bob Hodge)一道。

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他们都给川内提供如何对付波马赛道、尤其是下坡路的很多建议,但最有价值的忠告来自罗杰斯。

  他提起1979年自己如何战胜日本传奇跑者濑古利彦夺冠:“其实濑古比我优秀。我打败他的唯一原因,是他不了解赛道,而我却了如指掌。”

  我们报道过川内冒着零下摄氏23度严寒,跑Marshfield新年马拉松的经过;3月18日,他又赢得高温高湿的台湾万金石马拉松。这些让他对波士顿天气可能的两种极端都有所准备。

  在去年底的防府读卖马拉松,他实践负分割跑法(后半比前半快)。在万金石,他尝试在连绵坡道上起步快速的前端跑法。

  在针对赛道、天气和不同战术都有备而来之后,川内需要面对的最后一个难题,是如何克服那道最令人生畏的障碍:竞争对手。

  这些对手包括卫冕冠军兼伦敦世锦赛冠军杰弗瑞·基鲁伊(Geoffrey Kirui)、世锦赛亚军托拉(Tamirat Tola)等等一长串非洲选手,他们的实力远比他的PB强很多。

  尤其不好对付的一个人:盖伦·拉普(Galen Rupp)。

  我和他从未挑明过这一点,不过我俩都知道,拉普才是头号劲敌。

  此人是里约奥运会季军兼上届波马亚军;去年的芝加哥马拉松,最后10公里他飙出惊人速度并借此获胜。

  他是萨拉扎尔(Salazar,名教头)、耐克机器及其雄厚财力和技术优势精心打造出来的产品,也是耐克俄勒冈计划(NOP)存在的理由。

  2011年川内取得突破之后,埼玉县知事上田称他为马拉松世界的“洛奇”(Rocky,史泰龙主演的拳击系列片主人公)。

  现在已经到了“洛奇第四集”:一个一无教练、二无赞助商、三无预算和科技撑腰,还有一份全职工作的跑者,怎么可能战胜一个远比自己强大的对手?

  只能靠头脑取胜。在对拉普及其队友大迫杰迄今跑过的几个马拉松进行汇总分析之后,有一点变得很清楚:

  NOP的战术,说穿了只有一招:前30至32公里尽可能地省力,然后放手一搏(just do it)。前面不冒尖,最后再冲刺。

  这就是他们的全部法宝,而且拉普势必会在“心碎坡”发动决胜冲刺。如果你能破解那个最后10公里,他们就没辙了。唯一的问题,是如何做到。

  赛前一周

  比赛前一周,关于比赛日的气象预报一天比一天糟。其他选手估计都越来越心惊肉跳,而川内的热情、信心和积极心态却在与日俱增。

  在2010东京马拉松、2013长野马拉松和2016苏黎世马拉松等严寒雨雪天的比赛中,他都有上佳表现;连最冷的Marshfield马拉松也让他正中下怀。

  “简直是上天赐予的礼物。”我说。他点点头:“老天爷正在把它交给我,说:OK,兄弟,这就是你向世界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。”

  周四下午我们抵达波士顿,入住酒店后15分钟,便一起从终点跑到心碎坡再折回来。

  我们计划周五跑赛道前半程,周六跑后半程。但周四跑完后川内说:“决定胜负的将是后半程的较量。我跑过箱根第六区,所以对下坡并不担心。我想跑两遍后半程。”

  于是,周五下午我们乘车来到位于第14英里标志的卫斯理Whole Foods有机食品超市,跑赛道的最后20公里,见上坡就加速,过克利夫兰环岛后冲刺。

  周六早晨,他又自己跑了一遍,速度更快。

  星期天下午,他和部分特邀精英在终点线来一个惊喜亮相。“我来帮你和拉普(左一)拍张合影。”我提议。

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“不,等登上领奖台再拍吧。”他回答。

  比赛日

  比赛日的天气比我们预想的还要糟糕。前往起点霍普金顿镇的大巴上,我们相邻而坐,但一路无话。川内在听音乐,我望着窗外。

  地上积着一层薄雪,雨势一浪接一浪,寒风呼啸。我们前面两排坐着拉普和萨拉扎尔,拉普戴着某种电子刺激器,耳后露出几个触点;萨拉扎尔两眼紧盯前方。

  在霍普金顿起点的韩国长老会教堂里,其他特邀选手要么迅速抢占健身房靠墙的座位,要么跑到楼上的小房间。

  川内一个人坐在由一圈椅子围起的健身房中央,独自收拾准备。

  我起先待在外面,往里张望了六次,最后坐到其中一张椅子上,回想这一路走来的种种,以及起跑前要跟川内说什么。

  我们出去热身时,我和久未见面的梅布弟弟兼经纪人Hawi打招呼。“优辉今天打算怎么做?”他问。“跑一场平生最好的比赛。”我答道。

  热身回来时,川内已经浑身湿透。他换上比赛装备,准备动身出发。周围的其他选手几乎都选择穿夹克,但他仍旧穿惯常的背心和短裤,只是多了护臂、手套、帽子和透明太阳眼镜。

  前往起点的时候到了。在他走出大门之前,我告诉他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这里没人比你更顽强。要精明、坚强,别害怕。你就是为这一天而生。”

  (There‘s no one here tougher than you。 Be smart。 Be strong。 Don’t be afraid。 This is the day you were born for。)

  比赛

  你如何打败比你优秀的人?来看看阿里如何打赢与福尔曼的“丛林之战”吧:

  • 先用出其不意的招数开局,将他们引出舒适区;

  • 再进入他们的头脑,诱使他们犯愚蠢错误。

      经验之谈是:起步过快者,赢不了波马。但终其运动生涯,川内一直在挑战经验之谈。

    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    人人都将那句话当作一种警告,然而换一个角度看,这不也是一条制胜线索:假如你迫使大家都起步快,他们不就都赢不了了?

      正面迎着风雨,川内以一英里4分37秒(2:52\/km)的配速开局——在下坡的波马第一英里,跑出破世界纪录的节奏。大部队跟在后面,比他慢几秒钟。

    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    一、川内的策略和一个月前他在坡道多的万金石试验过的相同,它可以起到一箭三雕的作用:

      “我知道因为天冷,人们会想起步慢些。这会让过多较弱选手和我们待在一起,因此我想甩掉他们,把领先集团控制在容易掌控的数字。”赛后他表示。

      二、让担心那句经验之谈的所有人产生焦虑和自我怀疑,在心理上失焦,而不是感觉平静放松。

      三、让不担心那句经验之谈的其他人腿脚积累疲劳,消耗他们在后面抵御寒冷所需要的能量——及早将对手的自我损耗最大化。

    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    正如阿里和福尔曼之战,阿里会在福尔曼耳边低语:“得了吧乔治,你就这两把刷子?来打我呀!”

      福尔曼失控了,使劲全力打向阿里,出拳越来越快,越来越猛,消耗了自己的实力,而阿里一边以逸待劳,一边挑逗对手。

      所有人都中计了。他们快步奔跑,用2:07的节奏跑完第一个5公里。

      “起步快是我考虑过的多个策略之一。”川内赛后说。天气促使他决定就采用这个。

      被大部队追上后,他听任他们纷纷超过去,用一种更适合平坦赛道的节奏径直跑进风雨,自己掉到集团后面,稍作放松。

    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    “这是我唯一有点担心的地方。不过正如我希望的,过一会儿他们就慢下来。我一旦追上去,就已经准备好再度出手。”

      计划的第二阶段:打垮拉普。

      拉普赛前表示:“我平时在俄勒冈训练,所以寒冷和下雨不会让我担心。”这可是值得操心的问题。

      “集中力量对付拉普,这是我所能采取的最好策略。它让我不会被所有其他人分心。”川内说。

      在直到25公里的比赛中段,川内一察觉节奏比自己想要的慢,就会祭出一波波加速,来保持集团的节奏,以免让拉普和其他人有喘息之机,得以在寒冷中保存体能。

    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    “我不能让他们变得舒服。”他说。

      不出所料,拉普一直跟在大部队里面,哪怕速度再慢也不出头,似乎从没使劲过。

      川内的最后一次提速拆散第一集团,跟不上的人之一就是拉普。起先他只是落后几步,接着变成落后一段距离,再往后已经掉出视线,直到最后退出比赛。

      整个比赛中段,在川内几波攻势之间,基鲁伊和少数其他选手轮番领跑。川内对他们基本无视,但只要基鲁伊一上前,他就紧随其后,靠对手挡风。

      过了一段时间,基鲁伊似乎注意到这一点,他的专注力也许受到一丁点干扰,人有点气恼,有点分心。

    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    对川内的最后一次发力,他回应以在25公里过后强力冲上坡,甩掉第一集团仅剩的少数人,和追兵迅速拉开差距。

      “这个速度我跟不上。我想他可能也是一心想甩掉拉普,但我认为这样做过早过猛了。因此我并不担心,决定和Shadrack Biwott还有Abdi Nageeye(美国和荷兰选手)一起跑坡。”

      荷兰人不久就掉队,但川内等到登上心碎坡顶才解决Biwott,随后利用自己的优势——连续三天跑这部分赛道、耐寒特长和招牌冲刺能力,开始撒腿追赶世界冠军。比赛进入第三阶段。

      到35公里处,基鲁伊一度领先一分半钟。不过在克利夫兰环岛左转之后,他遇上迎面逆风,开始掉速,虽然此时川内已经在逼近。

      “那部分赛道我天天都跑,因此它变得很熟悉、很舒适。我心里想的只是用我最好的跑法完赛,向前,向前,向前!”

    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    超过基鲁伊时他根本没注意,只是模糊意识到在马路另一边靠近Citgo招牌处,还有一个人,但没仔细看这到底是女的还是男的。(注:特邀女选手率先出发)

    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    令人震惊、但似乎也是历史必然地,川内率先撞线,成为自31年前他出生一个月后至今,第一位世界马拉松大满贯的日本赢家(无论男女)。

    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    这一巅峰表现使得日本男子马拉松的再生——从去年大迫杰在波马和福冈马两夺季军,到今年设乐悠太在东马打破日本纪录,接受到完整洗礼。

    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    日本国内的反应可想而知。川内在成田机场一走出候机厅大门,数十个来自全国各大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就一拥而上。

    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   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?川内很幸运的是,天气正好撞在他的枪口上,但他来到波士顿时,也是对任何情况都作好充分准备。

      自从万吉鲁2008年赢得北京奥运会之后,从未有人如此完全地控制自己周围的所有对手。这是一位艺术大师的巅峰杰作,一幅拥有持久美的作品。

      “这感觉就像命运之手的操弄。在整个比赛中,我一直在想你的话:‘这是我为之出生的日子。’我很高兴自己来跑波马。”川内说。

    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    而对我来说,这就像一个旅程的完结。它起始于巴塞罗那奥运会上的森下广一,贯穿过我的人生,又贯穿过波马最伟大的冠军之一,最终走到这一天。

      我认为自己真正想要的,就是再次看到那天在森下身上所看到的东西。终于,它出现了。

      编者评论

      原来川内优辉赢得波马,靠的不仅仅是拼劲。他的赛前准备之周密细致,实在令人叹服。

      当然,自身勤奋且举世无双的他,也深得贵人相助——从经纪人拉纳、波马主办方到比尔·罗杰斯等宿将。最后连老天爷都出手了,他的获胜于是从不无偶然,到成为必然。

    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    顺便说下,随着伦马的落幕,世界马拉松大满贯第11赛季积分榜4月24日在伦敦揭晓。

      基普乔格当之无愧地第三次加冕积分王(50分),男子第二则是世锦赛冠军兼波马亚军基鲁伊(41分)。

      男子第三却不好确定:去年伦马冠军万吉鲁、芝马冠军拉普、纽马冠军坎沃若、东马冠军春巴和川内同积25分。

      最终经过六位赛事总监投票,川内被评选为男子第三,收获奖金2.5万美元(他当即将其中的1万捐赠给家乡埼玉县绿色基金)。女子前三则是玛丽·凯塔尼、T·迪巴巴和布里吉特·科斯盖。

      川内之所以能从五人当中脱颖而出,既与他在波马击败基鲁伊和拉普的战绩有关,估计也和他的超高人气不无关系——又一次承蒙贵人相助,不是么?

    [align=center][\/align]

      (跑步故事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