噪声是什么样的声音?

\r 在远程通信和工程领域,噪声的含义稍有不同,指的是无意 义的声音。因此,信号噪声比是衡世信号质ffl即信息内容的一个 指标。噪声的这个定义与它的日常用法有时会有矛盾,比如,某 人冲你喊叫咒骂,可谓是噪声,但却不太可能是逛无意义的,炮 火声也是如此。这里我们再次发现,发出噪声的理由比噪声本身 的内容更重要。\r 放到环境的语境中,噪声则是一种污染形式。它的种种表现 依然为“不合时宜的声音”所涵盖,但将其归类为污染就使得治 理变得容易得多,一方面因为污染已被定义为必须避免、控制和 消除的,另一方面也可以有效地将噪声和化学废料、过剩光、放射性物质等其他污染物归为一类。如我们将看到的,治理噪声的 一个关键途径就是把它与其他事物并列起来进行斗争。此外,将 噪声视为污染物也意味着它不单单是人类的问题;窣海洋来说, 近年来噪声对海洋生物的影响也愈加显著。\r 音乐方面,虽然除了那些厌恶它的人之外,一段乐曲很少会 被形容为“噪声”,但从历史上看,与噪声密切相关的不谐和音 程却对音乐发展起苕关键作用一无论从哪个角度来定义,不谐 和音程始终是谐和音程的对立面。如同普遍意义上的噪声一样, 不谐和音程具有物理和感知的双重因索。同时或紧接演奏频率非 各自整数倍数的音就会产生不谐和音程,心理上它会引起一定程 度的不安,但少了它音乐又会变得过分平淡。\r 不谐和音程并非唯一一种不能被当做“不合时宜的声音”的 噪声。冲击波和髙强度声音等高频区声波在扫描方面具有巨大用 途,从胎儿到铁路轨道无一不可,更高能M的声波则被用来切割 金屈和杀死肿瘤细胞。在可听声层次,大展身手的是噪声武器。 低频区的次声波则依然是一个陌生和有待探索的领域。\r 了解“噪声” 一词的词源对定义它没有什么帮助。奇怪的 是,它来自于“恶心”(nausea)—奇怪但并不完全无关。根据 2007年索尔福德大学声学研究中心的特雷弗?考克斯的一项调査, 呕吐声是世界上最不受欢迎的噪声。W\r 但有人又问了:“为什么你要写噪声的历史呢?”我的看法是, 看待噪声的方式以及噪声难以控制的理由,往往根植于它与我们 之间关系的历史演变之中。噪声是人类永恒的伴侣,时而是殊死搏斗的敌人,时而是有待训练的仆人,时而是音乐作品中谨慎点 缀的元素,时而是一个待解之谜,或一支需要抚慰的力fl。某种 意义上,回顾噪声的历史就是回顾人类自身的历史。\r 那么,肯定某些心直口快的读者又会问了(或者看上去好像 要问):“为什么是你来写这本噪声史呢?”理由在于,我曾经从 事过的唯一一份正式工作就是在位于特丁顿的英国国家物理实验 室的声学部(并且担任了若干年的负责人),离开那里之后我从 事自由职业,但依然没有离开这一行。我是一名科学家,但并不 意味着本书是一本教材。它是第一也是唯一一本有关所有形式噪 声的历史著作,但绝不是唯一一本关于噪声的书籍。说到这里, 不得不提到另一个写作本书的缘由:所有其他有关噪声的书籍都 是技术性的,或者号召大家拿起武器与噪声斗争到底的檄文。本 书尽管也会谈到大fit的科学,当然也会摆出大ffl的观点,但本书 的基本点是讲故事。\r 从古至今,噪声一直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,因而在写作本书 时,我的初衷是要讲述各个时代与各个场合的噪声,但很快我便 意识到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古代的状况,除了从古希腊、 古罗马以及少数古埃及人的著述中可以一窥端倪外便一无所知; 中世纪史料的匮乏同样不能幸免;实际上,一直到几十年前,关 于噪声的讨论大都局限于英美两国,这其中,有关纽约和伦敦的 材料又占了绝大多数。但至少在某种程度上,以上地区所面临的 状况从过去到现在都是普遍性的。\r 本书不能称为一本真正的科学史,因为最早的录音设备直到19世纪下半叶才发明出来,有效的噪声测狃设备则要等到20世 纪20年代。对这些科学仪器诞生之前时代的噪声史,我们只能 从日记、书籍、庭审记录甚至绘画之中寻找线索。\r 在进人史前时期的噪声之前,我们有必要先粗略地了解一些 有关噪声的科学知识。噪声是什么样的声音?噪声传入人耳时又 会发生什么?\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